正文 第3章 拉亚斯特

作品:《从斗罗开始的养成系统

    拉亚斯特?你是凯隐的那把武器?张潮抽了抽嘴角对拉亚斯特说。为什么这种东西会成为我的武魂!

    凯隐?那家伙以经变成我的一部分了,而你,也会变成下一个,拉亚斯特冷笑着对张潮说。

    这货变成我的武魂是什么回事?系统你赶快给我出来,为什么这种东西会成为我的武魂!

    怎么了宿主,系统的声音在张潮耳边响起。

    拉亚斯特这货是怎么回事?他怎么会成为我的武魂?张潮对系统问道。

    不知道,系统沉默许久,给出了张潮这样一个答案。

    不过你要小心了,系统说,根据我刚才搜索的资料来看,拉亚斯特可是相当危险的,而且它似乎打算立刻把你吞噬掉。

    我当然知道,不过这是什么地方,张潮打量着四周,一转眼,张潮就处在了一个黑暗的空间之中。

    “这是系统特有的空间,你的武魂觉醒让我开启了这个空间。”

    “在这个空间之中无论过了多久,在外界的时间都只有一秒,不过一周只能开启一次。”

    “在这里你可以思考一下对策,不管怎么样,外面的拉亚斯特可是非常想吞噬你的身体。”

    系统,把拉亚斯特的资料说给我听一下,张朝摸了摸下巴对系统说。

    不管怎么样,先把拉亚斯特的资料听一遍,虽然自己之前玩过游戏,但在这个世界也有6年了,一些细节也早以记不清楚。

    说拉亚斯特,那要从凯隐说起,在诺克萨斯对艾欧尼亚的入侵中,无数的儿童被诺克萨斯拿去当童兵,而凯隐,就是其中之一。

    凯隐生在诺克萨斯,幼年时便被征召入伍,编成了童兵。带领这支残酷部队的是勃朗·达克威尔治下最阴险的军官。在纳沃利的普雷西典惨败之后,这场侵略演变成了持久的消耗战。

    艾欧尼亚人的怜悯成了可被利用得弱点——他们的战士会在看似无辜的人面前犹豫不决。所以勉强扛得动刀剑的凯隐参战的第一天就基本相当于他的死期。

    为了突袭巴鲁鄂省,诺克萨斯的部队选择在衣浦河口登陆。凯隐和其他孩子被勉强编作先头部队,面对的是为了抵抗去而复返的侵略者而混乱组织起来的地方武装。他年少的战友要么战死,要么当了逃兵。

    但凯隐却毫无惧色。他甩下重剑,抄起了一把镰刀,直面着震惊的艾欧尼亚人。这时,诺克萨斯的正规部队从侧翼包抄了过来。

    接下来是一场让人不忍目睹的屠杀。农夫、猎人——甚至还有一些瓦斯塔亚人——全都被干脆利落地斩杀殆尽。

    “真是个狠人,张潮感叹道”在狠的人也不是被拉亚斯特干掉了,认真听,系统的声音传来。

    两天后,战事传遍了南部诸省,影流教派循风而来。影流之主劫知道这个地区毫无战略价值。这场屠杀只是一个声明:诺克萨斯绝不留情。

    一道金属的闪光吸引了他的注意。一个顶多十岁的男孩躺在污泥里,对着刺客大师平举起一把残破的镰刀,血迹斑驳的指关节因用力而发白。男孩眼里蕴含着与他年龄极不相符的痛苦,却又燃烧着一个刚强的战士才有的怒火。

    这种顽强可不是教得会的。劫看着男孩。这个诺克萨斯的弃儿有资格成为一把武器,反过来对付送他走上死路的敌人。劫伸出手,欢迎凯隐加入了影流。

    影流的信徒们往往要花上多年时间操练自己选中的一件武器,但无论什么兵器凯隐全都能熟练地掌握——对他来说,这些东西都只是工具,而他本身就是武器。他觉得盔甲只是笨重的负担,所以他将自己包裹在黑影里,出其不意,迅雷不及掩耳地刺杀敌人。那些侥幸逃脱的人,四处传说着防不胜防的刺杀,恐惧也随之蔓延。

    凯隐声名鹊起,他的自负也日增月涨。他真心相信总有一天,他的力量甚至会超越劫。

    我总感觉这凯隐要作死啊,张潮拿着一袋不知道那里来的瓜子对系统说。

    这份自负让凯隐迎来了自己的最终考验:寻找一把最近于诺克萨斯出土的暗裔武器,保护疲弱的艾欧尼亚守军不被残害。他毫不犹豫地接受了,完全没有想过为什么要选他去执行这个任务。实际上,换作别人就想要毁掉这把名为拉亚斯特的**巨镰,但凯隐却据为了己有。

    他的手指一碰到镰刀,腐化就开始将二者束缚在一起,命中注定地缠斗下去。拉亚斯特为了一个完美的宿主等待了许久,只为与暗裔的同族重聚,将世上的生灵一举剿灭,但凯隐不会轻易地被占据。

    他志得意满地回到了艾欧尼亚,相信劫将会保荐他为影流教派的新领袖,他战斗的意义,是为了实现自己真正的命运——为了有朝一日能够率领影流教派,开创艾欧尼亚霸业的新世代。

    着**暗裔武器拉亚斯特,毫不在意它给自己身体和思想带来的腐化。这样后果只可能有两种:要么凯隐驯服这把武器屈从自己的意志;要么,这恶毒的刀刃将他彻底吞噬,为符文之地的毁灭铺平道路。

    但现在看来,是拉亚斯特赢了。

    听到这里,张潮舒了口气,还好,他还是有办法对付它的,系统,我要出去,张潮自信的对系统说。你确定,系统说,确定。

    即然凯隐能做到的那我张潮也能做到,只要能控制住拉亚斯特有你在我可不怕他。

    何况我也别无选择了,不是吗。

    “好吧,如果你觉得可以的话。”

    “现实中”

    张潮握住拉亚斯特的手正在被拉亚斯特那暗裔的力量腐化,而张潮连忙运转内力向手臂处涌去。

    张潮练成九阳神功后,内力自生能力与万物融成一体,能力激增速度奇快,无穷无尽,内力自动护体功能反弹外力攻击,更是疗伤圣典,百毒不侵,专门克破所有寒性和阴毒内力。

    在这时,更是有这不小的作用。

    而在张潮手臂处,一阴一阳两种能量在不断冲击着,形成一种僵持的局面。

    张潮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只要在这样下去他可是占有不小的优势。

    在这时一股带着杀戮气息的意念冲入张潮的脑海,张潮的内力也受到影响,被打的节节败退。

    糟糕它竟然还有后手,张潮心里暗道不妙,加大了内力的输出。

    很快,张潮的内力除了护住心脏外再无作用,而大脑也是靠张潮的意识在苦苦支撑。

    ps1;大家猜一猜张潮的结果怎么样了,话说让拉亚斯特当猪脚好像也不错的说┑( ̄Д ̄)┍

    ps2:求推荐求收藏!

    (本章完)

    (. = </a>)【网址:www.shumi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