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4章 这........怎么解释?

作品:《从斗罗开始的养成系统

    这个季节的天气正是最舒服的时候,空气凉爽却不会带来寒意。此时,天已经暗了下来,天空很清朗,星斗高悬。

    “说吧,带我来这里干吗?”张潮对小舞说。

    小舞笑道:“不,当然不是。我要和你打一场。白天我是和王圣打,这个老大的位置也是胜之不武,所以我要和你再打一次。”

    “你不也看到了吗?我受了伤没法和妳打。”张潮对着小舞摊摊手说。

    “哼,别想骗我,我可是看见你吃了药的,而且我们的恢复力也不是没有魂力普通人可以比的。”

    “那来吧。”张潮笑了笑对小舞说。不得不说小舞的观察力还是不错的大师给他的药丸也不知道是什么做,在张潮服下后就化做一股温和的力量修复着他的身体,张潮估计就算他的恢复力和一般的学员一样到了明天早上他也会恢复如初。

    “好,我来了。”一边说着,小舞脸上流露出一丝坏笑,朝着张潮走了过来。确实是来了,但却并不是攻击。

    “嘛,小舞他想干什么呢。”张潮暗自想着,小舞已经进入到他身前一米的地方了。

    “而小舞此时已经失去了出腿攻击的距离,打算用辫子吗?”张潮的目光不由的看向小舞的蝎尾辫。

    就在张潮心中思考的同时,小舞突然一甩头,脑后的蝎子辫化为一道黑影朝着他的脖子缠去。

    “果然”张潮心中暗想,眼看小舞的蝎子辫甩来,立刻后退一步,同时右手抬起,绞向小舞的头发。一旦辫被控制,那小舞就不可能再有战斗力了。

    就在张潮的手将要碰到小舞的辫子的一刻,小舞右脚一踏身体以一个奇妙的角度来到张潮身后,随后头猛的一甩蝎子辫向张潮的后背打去。

    小舞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只要这一击中了,这场切磋就只有一个结果了。

    张潮骤然身行一转仰头,腰向后倒去用出一招“铁板桥”“起落快、身形直,“足如铸铁、身挺似板、斜起若桥,”张潮心里默念着这一个口决,左手如闪电一般抓住了小舞的长辫,瞬势把长辫盘在手上,下意识的用力一拉。

    本来他们的距离就极短,而张潮用力一拉让本来身形就不稳的小舞向张潮倒去,噗通,小舞因为惊慌失措的两只手抱到了张潮的背后,张潮被她推到地上就这样两人形成了一个嗳味的姿势,而小舞的小胸脯正被他握在手里。

    “额我不是故意的你信吗?”张潮脸上努力挤出一丝微笑对小舞说。

    “你!”小舞羞红了脸,像一只小兔子一般从张潮怀里跳了起来。嗯,应该把像字去掉。

    “消消气消消气,来在这里坐下”张潮双手往下压了压,让小舞冷静一下让她坐在一旁的草地上。

    张潮心中也是一阵尴尬,九阳神功中自然有对付鞭子的办法,在抓住鞭子的一瞬间盘在手上,用力一拉,在力量有优势的情况下敌人要么鞭子被你拿走。要么被你带到身前,而到了那个时候鞭子也没有什么意义了。=,但张潮对小舞的头发做出这种招式,那结果也可想而知了。

    过了一会。

    “小潮子,你看,天上的星星好多。”小舞雀跃的蹦蹦跳跳,这个年纪的孩子应有的活泼她是一点都不缺少的。

    “当然做为孩子的健忘小舞也一点都没少。”而小潮子这个称呼则是小舞要求给她的补偿,虽然张潮一脸生无可念的样子就对了。

    “小舞,你看。”张潮躺在一旁的草地指着天上说。

    小舞顺着张潮指的方向看去,天空中七颗星星呈现勺形在微微闪烁。

    “那是什么?”小舞歪着头好奇的说。

    “这是北斗七星,古人以斗柄所指的方向来决定季节:斗柄指东,天下皆春;斗柄指南,天下皆夏;斗柄指西,天下皆秋;斗柄指北,天下皆冬,妳看现在是秋天,斗柄是指西的。”

    这个世界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些星座上倒是和地球的一模一样,每次看到夜空张潮都有会种情切感。

    “那,那是什么?”小舞又指着一个像熊一样的星座。

    “那是大熊座。”张潮说。

    就这样,张潮和小舞聊着聊着,夜也逐渐的的深了,月光变成一层极细的轻纱,笼罩在他们的身上。

    “小舞,我明天要和大师去猎取魂环。”张潮突然转头对小舞说。

    小舞皱眉道:“还没开始上学呢你就要走。魂环真的这么重要么?”

    “嘛,怎么说呢,魂环是魂师实力的基础,没有魂环的话魂师就什么都不是哦。”张潮笑着说

    “可是实力真的这么重要吗?大家都为了这个互相残杀,一些无辜的人也受到牵连”小舞低下头说。

    张潮看着小舞努力想看到她脸上的表情,但小舞一直低着头,让人捉摸不透。

    “就因为这样我们才要拥有力量啊,有了实力才可以保护他人啊,在悲剧发生时才可以阻止。”张潮对小舞说。

    “这样吧,我们做个约定,在6年后看谁的实力最强好吗?”张潮伸出小姆指对小舞说。

    “嗯”小舞脸上露出笑容,和张潮的小姆指一起拉钩。

    “先回去睡吧。”张潮对小舞说,随后两人一起回到了宿舍。

    “装的真像,你可真是一个天生的骗子,对吧和平主义者。”拉亚斯特带着嘲讽的语气说。”

    “也许吧,当一个大好人可比一个人人喊打的大魔头活的久,不过如果你下次再这样我就把你放在粪0坑里一天”张要摇了摇头说。

    “”拉亚斯特仿佛无影无踪一般不再发出声音。

    清晨,当大多数诺丁学院的师生还在睡梦中时,2道身影正在校内走着,这正是张潮和唐三。

    “张潮,你之前和我打的时候体内有一种能量,那是什么?”唐三小心翼翼的说,必竟试探对方功法这种事是最为忌讳的。

    张潮的脚步瞬间僵硬了一下,“这怎么解释?”

    ps1:求推荐票求收藏!

    ps2:你们的推荐票累计60(收藏除10)张我就加更一章,请用票票砸死我吧(*′`)~(38/60)

    (本章完)

    (. = </a>)【网址:www.shumi5.com】